2022年7月15日

爱情欲望就像云端一样虚无缥缈意大利名导收官之作《云上的日子

高大的建筑物,空旷无人的街道,湿漉漉的石子柏油路,旋转楼梯上的房间,一前一后的身影……

巴黎的爱情,在安东尼奥尼的镜头里,那么清冷,即便z.a,也没有热烈的温度。

或者,那根本就不是爱,而是一次交流,可是,即便赤果相对,仍然还是陌生人。苦闷的心中生长出来的孱弱的爱,无法冲出风雨的包围就已经熄灭。

面对美好的酮体,转身走开,因为一年的时光已经封锁了最初的钟情。把身体暂时交付给邂逅的陌生人,因为偶然能告诉他那十二刀的罪恶。

相同的遭遇成了一种打通两个R体的渠道。在一次摔倒后终于可以借此大笑以抒内心深处连自己也意识不到的悲凉!

说《云上的日子》,不得不提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一向以哲学电影闻名的意大利电影大师,是公认在电影美学上最有影响力的导演之一。

《云上的日子》由“精神的恋爱”、“迷茫的爱”、“诉说”、“救赎”四个故事组成,被誉为作者自我认识及人类在20世纪认识自身的巅峰之作。

这部作品因为是大师晚年时期的作品,容入了许多人生岁月的体验,也使得影片颇具哲理性,无论对白或故事,都能令人深深的思考,协助他拍摄的是德国电影大师文德斯。

正如文德斯所言他是“以熟练和自信执导它”,因为生命对于安东尼奥尼来说就是拍电影,同样拍电影给了安东尼奥尼第二次生命。

画一般的波多费诺海湾,白雾蒙蒙的意大利古镇,层层叠叠的半圆形拱门长廊,牙买加海滩上摆动的秋千,席尔瓦诺、卡门、苏菲玛索倾国倾城的美。

虽然爱情依旧不可能,人与人依然疏离,但是仍然能感觉到暖暖的温情。安东尼奥尼安排了四段偶遇,讲了四个不可能的爱情故事。

“每次心力交瘁完成一部电影后,我便开始构思下一部,这是我惟一可做的事,也是我惟一能做的事。

我开始尝试界定下一部作品,最难的是集中思想,不作任何阅读,不让自己扰,陷入黑暗和沉默……

在黑暗中,现实得以被燃亮。在沉默中,外界的声音逐渐渗入。我相信万物里有一种动力,驱使我前行,它是生命,过去和未来的源泉,

但我们却每每停留在现在,然后骗自己以为与世界同步变化——可怕的是冥顽不化的我们,不断地原地踏步。”

接下来,故事缓缓延伸。“我的朋友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把我带到这里来,是一对男女在拿拉拉邂逅的故事。”

“导演”说出这句话后,消失不见,导演的朋友在影片缓慢而忧伤的基调中登场。

再次的相遇点燃了他们心中压抑了3年的爱火,爱的激情重新燃起,然而施凡诺却选择了对肉Y的逃避。

那个朋友如此评价这段爱情“从那以后,他一直深爱着那个他一直不曾拥有的女孩,许是因为愚不可及的傲慢,或是他所处的城市的沉默愚昧”……

然而故事本身就放射着一种对欲望的思考,他如丝如缕,就像是一把从指缝间溜走的沙子。

这便验正了安东尼奥尼所说的:“这是我惟一可做的事,也是我惟一能做的事,我开始尝试界定下一部作品。”

导演只身来到小城,遇到了苏菲玛索扮演的少女,少女告诉导演,他杀S了自己的父亲。

Y望用来洗刷少女C辱,满足了自我暂时的救赎,借此希望能摆脱人类这一原罪。

“这故事使我无法再联想到其他的故事,她刺了他12刀,如果她只刺了他两三刀,这会不会听起来更像事实,但这不是我要寻找的答案,使我感到不安的是,我竟觉得那12刀似曾相识。比两三刀更亲切,这惊人的数字包含着所有的故事。”

安东尼奥尼借此说明自己对自己作品的不安。这似乎能说明他为什么在《云上的日子》之前长时间没有拍过电影。他在反思Y望本身,反思创作本身。

一个已婚男人在酒吧爱上了一个前来搭讪的女人,男人一句:我们走的太快了,灵魂还没有跟上来。从此他徘徊于情人和妻子之间。

对于情人,最初Y望被满足的新鲜逐渐消失,他幻灭后被理性和Y性代替。X成了对话的本身,甚至连争执也用X作为结尾。

三年后的一个早上,如梦初醒的妻子带着家具走了。然而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他碰到了同样遭遇感情危机的让雷诺。

安东尼奥尼借此说明了自己的创作Y望在被满足时,已经不再属于Y望本身,那是一种类似于X的Y始冲动。是一种欲壑难填的机械行为。他为此感到不安。

“在黑暗中,现实得以被燃亮。在沉默中,外界的声音逐渐渗入。我相信万物里有一种动力,驱使我前行,它是生命,过去和未来的源泉。”安东尼奥尼如是说。

这个故事仍然讲述的是爱,不同的是这是一段无比圣洁的爱。男主人公从女主的家门口追到教堂再从教堂回到家门口。然后女主只是告诉他:我明天就要当修女了。

男主企图改变这个女孩子的价值观。男主问:你对人生还有什么期待?女主只是说:没有期待。

这一刻女主已经看破红尘,任何事情都不为所动。甚至在雨中摔倒都没有哭而是笑,理由只有一个:我明天就是修女了。

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对宗教的归依,一句我明天进修道院打消了一切渴求,完成了理性对Y望的忌禁与压抑。

从Y望的渴求,到Y望的反思再到新欲望滋生的伴随物,最后在文明的理性下收编为自我的存在感。

晚年的安东尼奥尼正是用自己一生的经历反复纠结情与Y,最终归结到了生活和创作Y望的求索之路。

Y望是原点,是动机,是一切开始的根源,从这点上说安东尼奥尼已经触及了人生的终极命题。经典此时诞生。

超脱,平静,淡然,隽永这些终究促成了这部经典影片的基调,为后世的电影人留下了颇为珍贵的经验,与精神财富。